常見問答集   |   
 登入   |   
 回首頁   |   
 简体    
2018年12月18日
WeCare 威克佳文共賞網站
paper
 關於我們   2017最新文章   最新文章   高科技贊助品   愛心商店   藝品展覽館   聯絡我們   最夯文章排行榜 
 

1.WeCare屬公益性網站, 提供一平台供網友轉載網路廣為流傳的優質文章, 各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 任何仿效行為與本網站無關

2.在页面最上端点选"简体"可将文章全转成简体字

3.可從文章型錄選看特定文章

4.文章14,100多篇,天天增加中,歡迎天天點閱及推薦

5.目前已超過26918點閱人次全球有45國家的華人觀賞

 
 
:
:
clear.gif
clear.gif
clear.gif 忘記登入帳號或密碼?
 
clear.gif
ya 2600萬
 
笑臉
 
推薦好友
 
fun
 
clear.gif
天底下新鮮事
我老了,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--82歲的葛玉霞修女
2016年8月3日  08:31:43

 

「我老了,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...

 

82歲的葛玉霞修女,在台東寫下最令人不捨的故事...

 

 

今年82歲的葛玉霞修女,32 歲時來到台灣,她長期在台東關山、成功,照顧弱勢和原住民,知道病患沒錢,她不收診療費,早年,甚至步行到偏遠部落看診。服務病患 已經超過50年。

 

葛修女對台灣早已經有深厚的感情,但是,她仍決定回瑞士...

雖然教友、神父、民眾極力挽留,她只說:「我老了,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

「謝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,我真的很愛台灣。」

 

白蝴蝶,是一首長笛豎琴二重奏,是葛修女 在花東縱谷的身影,也是一段葛修女與留學奧地利少女的故事...

一起看看 她與台灣人的這段緣份!

 

我有瑞士、中文、原住民 3種名字……這是我一輩子最牽掛的3個地方...

我是瑞士人,中文名字是葛玉霞,瑞士名是Marie-Therese Felder

阿美族名是Kalas,是稻穀、豐收的意思。

我阿姨是修女,一輩子都在幫助人,我決定學習她,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主。

24歲時,我從瑞士的天主教護校畢業,在瑞士醫院服務時,我聽說台灣的醫護人力不足,許多人沒有辦法得到妥善的照顧,我向上帝禱告:希望有機會到台灣服務。

 

32歲時,我第一次到台灣服務….

你知道嗎...原住民、弱勢 困苦到難以想像...

1965年,32歲的我第一次踏上台灣,你可能無法想像...

當時的台東生活落後、貧困,醫療資源也十分不足。

我們在台東關山成立天主教聖十字架診所,一直選擇在偏僻的成功鎮、大武鄉等地服務。

服務的病患大都是清苦的家庭,我們看診幾乎不收費,就算有,也是意思只收5元、10元。

很多中風、糖尿病卻無法來診所的病人,

我只好徒步、騎腳踏車,一個個到病人家診療。

我發現有些病患住的偏遠,沒有交通工具的他們沒辦法到診所。

高血壓、糖尿病、中風的病患他們更需要醫療照顧。

於是,我開始徒步走到病人家,後來才有腳踏車、機車...

協助看診、出診、準備醫療用品...每天都很忙碌,但我很感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。漸漸地,我的工作模式變成2個時段,吃完早餐,祈禱結束後,開始接待陸續來就診的病患,協助醫師解說病情、調整藥劑。

 

下午騎車到院病患家中,幫忙他們護理傷口、換氣切、鼻胃管、健。晚上回到修女院,準備第二天的醫療用品。

有次車禍後,我好擔心自己無法探視病患,病人不能沒有人照顧。

有時候,我想要多探視幾位病人,不小心騎太快,也曾出了幾次意外。

有一次是風大雨大,一陣落山風下來,我連人帶車滾了好幾圈,天主保佑,沒什麼大礙。

另一次車禍就比較嚴重了,我的肩胛骨斷了,腳趾頭也變形。手術後,還是沒辦法馬上騎車,但病人還是需要照顧,於是,我選擇走去探望病人。

 

其實,除了身體上的照顧,讓我放心不下的是他們對我的依賴。

 

未命名 137112

 

(左邉為葛修女,圖/台東生活美學館提供)

 

就像獨居的原住民阿嬤說:妳是我唯一的朋友。實,他們也是我的親人!

像有一位獨居的原住民老太太,她有高血壓、糖尿病,幾乎都不與街坊鄰居接觸。

但是,她一聽到我騎車「噗!噗!」才剛到,明明只會說山地話的他,

卻會冒出一句「天主保佑」然後,高高興興地歡迎我。

對她來說,我就是唯一的親人、朋友,她也像是我的親人一樣啊

如果沒有人陪伴,他們一定覺得很孤單。

每次想到這,再累,我想我還是會靠神的力量堅持下去。

 

我希望給病人勇氣,面對生命的困境,

治療、傾聽、陪伴,讓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。

印象深刻的是一位鋸斷右腿的病人,他全身肌肉萎縮,根本沒辦法動,

但只要他看到我,就會努力地坐起來表示他在進步。

有時候,他也會很頹廢說:與其這樣賴活,倒不如死掉算了!

我能為他做的,是不斷鼓勵他,拍拍他的肩膀、握他的雙手,給他力量。

每次治療結束後,也有些病患或家屬會埋怨、說沮喪的話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靜靜陪伴。常常,我也會替她難過而落淚,我也只能再給他們一個擁抱。

 

未命名 137113

 

很多人感謝我。

但,比起勇敢的病患和家屬,我做的根本不算什麼

我沒結婚,所以有時間奉獻。

跟許多勇敢病患和長期照顧病患的家屬比起來,他們才是真正的偉大。

我能做的真的不多

 

轉眼,好幾年過了...那年半夜,痛到大哭的小女孩長大了,還貼心地寫了「白蝴蝶」來形容我。

 

十幾年前,我在成功診療所服務,有天半夜,我們已經睡了,卻突然有很急的敲門聲,原來一個4歲的小女孩耳朵痛得受不了,我和已故的布素曼修女看診後,那個痛到不停大哭的小女孩才慢慢平靜入睡。

這個小女孩的名字叫盧葦,後來她留學奧地利學音樂,還寫了一自創的「白蝴蝶」,她說我總是騎著偉士牌老機車訪視偏鄉病患,行進時,白頭巾飄揚有如舞蝶一樣。

 

台灣人就是那麼可愛你說我能不愛台灣嗎?

 

未命名 137114
未命名 137115

(葛修女與盧葦。圖片來自世界黃頁網) (圖片為楊大和拍攝)

 

如果有天,我老到無法騎機車了...我只希望能待在療養院陪伴大家

等我老了,騎不動摩托車時,我希望回到關山的療養院,不用出門,可以好好陪伴院內病患,這就是我最大的滿足了!

 

我懷念家鄉瑞士,也放不下台東台灣人的人情味濃的化不開,

我早記不得照顧的病患到底有多少了。

只要看到病患有一點點的進步,就是我最大的喜樂,也是我投身護理的最大原動力。

幾年前,跟我一起服務的布修女過世,有人問我:想不想家?

怎麼不回瑞士和家人團聚?

我懷念家鄉瑞士,卻捨不下台東

這裡像瑞士一樣,有山、也有湖,還有大上好多的海,更重要的是台灣有那一分濃得不化開的人情味!

 

我已經80多歲,沒辦法再照顧大家,

還是決定要回瑞士….我老了,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...

一轉眼,在台灣的50多年很快就過了,我也真的老了,身體也不好。

我很喜歡在台灣,也覺得大家都對我很好,雖然很多人一直挽留...

但是沒有別的辦法,我已經80多歲,沒有辦法再照顧台灣人...

瑞士的教會有安排護理人員可以照顧我,雖然很捨不得,還是決定要回瑞士

「我老了,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」

還是要跟可愛的台灣人,說聲再見,病患和朋友們,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...

謝謝台灣人願意讓我照顧,我真的很愛台灣。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今年615,葛玉霞修女從高雄小港機場起飛,回到她的祖國瑞士。

盧俊義牧師和其他教友集資,幫她買了商務艙機票,只希望身體不好的葛修女在飛機上可以躺著能舒服一點。就像盧牧師說:「這是台灣人唯一能替她做的」。

 

葛修女在台東默默奉獻50多年的歲月,卻選擇離開她「捨不下」的台東。

她的理由是:不想浪費寶貴的全民健保資源,因為,葛修女不願意成為台灣人的負擔...

我想...

台灣人欠她的 不只是一張商務艙機票

而是一輩子恩情

葛修女比台灣人更愛這塊土地,她對台灣人的愛,是付出無所求。

 

謹以此文 向這位溫暖台灣的 葛玉霞修女致敬。

 

(最後修改日期 : 2016-08-02 09:03 AM)



上一則上一則        下一則下一則
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