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見問答集   |   
 登入   |   
 回首頁   |   
 简体    
2020年2月28日
WeCare 威克佳文共賞網站
paper
 關於我們   2017最新文章   最新文章   高科技贊助品   愛心商店   藝品展覽館   聯絡我們   最夯文章排行榜 
 

1.WeCare屬公益性網站, 提供一平台供網友轉載網路廣為流傳的優質文章, 各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 任何仿效行為與本網站無關

2.在页面最上端点选"简体"可将文章全转成简体字

3.可從文章型錄選看特定文章

4.文章14,100多篇,天天增加中,歡迎天天點閱及推薦

5.目前已超過26918點閱人次全球有45國家的華人觀賞

 
 
:
:
clear.gif
clear.gif
clear.gif 忘記登入帳號或密碼?
 
clear.gif
ya 2600萬
 
笑臉
 
推薦好友
 
fun
 
clear.gif
知識填充-理財篇
南方朔:愛爾蘭神話的起源與幻滅.
2012年12月26日  02:40:20

 

撰文/南方朔】 2010.12.06

 

一九九四年,當時克魯曼(Paul Krugman)還是麻省理工學院教授,他在當年最後一期的《美國外交事務雙月刊》上發表了一篇引起極大爭端的論文〈亞洲奇蹟的神話〉。

在該文他指出,許多亞洲國家的成長都是「投入驅動的成長(Investment-driven growth)」,依靠著外資大量湧入、寬鬆的貨幣政策所造成的資金投入等而快速成長,而非生產力提高而造成的成長,因此這種模式其實是很脆弱的。

 

他的這篇論文當時曾引起一場筆戰,但也給華爾街的禿鷹們很大的啟發,遂出現了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,藉著資金的大舉進出,而誘發許多國家的資產泡沫破裂,印尼甚至還引發了國家動亂,蘇哈托政權並因此倒台。

 

克魯曼的「投入驅動的成長」之說,是否真的能解釋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,乃是個有爭論的課題,不過他的這種說法,毫無疑問地可以解釋今天愛爾蘭的經濟危機,而愛爾蘭資產泡沫破裂的經驗,對台灣也有一定程度的警示性。

 

低公司稅引入歐洲熱錢

 

愛爾蘭以前是歐洲最貧窮的國家,但自一九九年代起,愛爾蘭改變策略,決定成為歐洲e化的外包商務中心,並意圖成為歐洲公司的稅務天堂。

 

歐洲其他國家的公司稅最高有達到四%,而愛爾蘭則低到只有百分之十幾,在這樣的策略下,歐洲其他國家的資金遂大量湧入,先撐起了愛爾蘭「投入驅動的成長」。

 

從一九九五至二○○七年,愛爾蘭的平均成長率高達七.五%,為全歐之冠,連帶的也造成房市狂飆,房價漲了二至三倍,的確一幅繁榮氣象。

 

但這種「投入驅動的成長」在全球金融海嘯出現後立即解體,愛爾蘭乃是全歐衰退最快,而且幅度也最大的一國,二○○九年衰退幅度甚至高達九%。

 

而愛爾蘭除了這種「投入驅動的成長」策略錯誤外,二○○八年之後還有更大的錯誤,它的政府迷信「房市好就代表經濟好」,於是在衰退時刻遂格外抑注資金進入房市,包括政府擴大預算赤字,希望藉著創造貨幣來鞭緊住房市。

 

只是在前幾年愛爾蘭銀行民營化,這些民營化銀行已過度舉債,而今愛爾蘭資產價格大跌,償債能力大減,政府為這些銀行提供信用保證並抑注流動性,使得國家財政急遽惡化。

 

歐洲大國具財政責任感

 

我曾經指出,歐洲大國諸如德、英、法等都知道國家公共債務之可怕,像德國尤其對財政紀律嚴格自惕,而只有中小型國家如希臘、愛爾蘭、葡萄牙等缺乏財政責任感,任由財政赤字及公共債務增加。

 

就以愛爾蘭為例,它拚命救房市,在這個衰退時代可謂燒錢毫無用處,近兩年房價已下跌近八%,有三九%的家庭其住宅的實質價格已超過房貸全額。

 

由於房市蕭條,營造業就業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,對愛爾蘭的失業問題更加雪上加霜,目前愛爾蘭的失業率已達一三%,而政府今年財政赤字已達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,國內生產毛額)的三二%,這是不可承擔之重。

 

它的十年期公債殖利率也升高到九%,比財政紀律嚴格的德國整整高出六%,公債殖利率的高低,通常反映了其主格債務在國際上的信用評等,愛爾蘭公債殖利率的飆升,其實已顯露出愛爾蘭國家債務有破產之虞。

 

以債務搶房市種下禍根

 

最近,半年多來,歐洲主要國家如英、法等已警覺到公共債務的無限擴大乃是**的警訊,都冒著會得罪選民的風險,致力於撙節支出和增加營業加值稅及富人稅來縮減赤字。

 

只有愛爾蘭似執著於「對房市好就是對經濟好」的虛假信教,拚命用政府債務來搶救房市及貸產信用體系,仍不知在縮減赤字及公共債務上做出努力,一定要讓問題惡化到難以為繼的程度,才向歐盟及國際貨幣基金要求紓困。

 

目前歐盟及國際貨幣基金已同意紓困並設下紓困的條件。根據實際情況,愛爾蘭雖為人口僅四百五十萬的叢爾小國,但它累積的金融債務壞帳及公共債務,估計已需要千億歐元,才可免於這個國家問題的惡化及破產危機。

 

愛爾蘭危機已證實了「投入驅動的成長」,其實只會製造出不是這個就是那個的泡沫,這種模式的失敗,愛爾蘭已成了一個標準的案例。

 

國內舉債逾13兆露危機

 

自從全球金融海嘯以來,全世界許多經濟思惟已開始改變,過去有許多國家相信「股市好就是經濟好」「房市好就是對經濟好」,於是遂以投入驅動成長的方式,舉債或以公共債務的方式來救股市及房市,愛爾蘭的經驗已證明了這種模式的無用及有害,因為它實質上只是製造出了泡沫而已。

 

由於愛爾蘭乃市馬政府曾經大力歌頌及學習的榜樣,馬政府當政兩年,也始終相信「股市好就是經濟好」「房市好就是對經濟好」,因此把公司稅降到亞洲最低,遺產稅也降到最低,希望藉此讓資金湧入拉抬房市及股市,反而沒有在經濟自主性及稅負公平性上去努力。

 

於是台灣財政也日益惡化,到明年單單中央政府累計負債即達四兆六千餘億,占前三年GDP的三六.八%,如果加計潛藏性負債八兆八千餘億,整個公共債務已逾十三兆,已超過GDP的一○○,這是可怕的數字。

 

債務增加創造出過剩的貨幣,壓低了利率,拉抬了股市及房市,我很擔心當問題持續累積,它會不會是愛爾蘭經驗的複製!

 

 

(最後修改日期 : 2013-07-15 06:00 PM)



上一則上一則        下一則下一則
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clear.gif